您好,欢迎访问侬乐融 |注册

哈尔滨

更换城市
购物车0
  • 详情介绍
  • 相关类目
  • 附近信息
侬乐融>> 生活信息>> 青少年>> 大学生>> 年轻人的一部分内耗是周公子造成的,二舅解决不了>> 发布信息

年轻人的一部分内耗是周公子造成的,二舅解决不了

地址: 查看地图 浏览次数:26 信息编号:7295

  • 大地
  • |
  • 注册时间:2017-11-21
  • |
  • 发布日期: 2022-08-02 07:22:04
认证信息: 手机认证 实名 邮箱认证

点击查看 电话:1800365...

  • 详情介绍
  • 相关类目
  • 附近信息
详情介绍

来源: 风闻   九边Pro

这段时间发生的那两件事,想写一篇长文来着,可是琐碎的观点又连不在一起,干脆,用这种碎片形式发出来吧。

1、“内耗”的本质是理想和现实的不统一,“能得到的”和“想得到的”不一致,并且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得到,精神上饱受煎熬。啥时候知道了自己反正也得不到想得到的,也就不内耗了,踏踏实实过好眼前的生活。这个意义上讲,谁都治不好谁的精神内耗。

2、 四十不惑,意思是绝大部分人到了四十就彻底认命了,不再纠结得不到的,别人可能觉得你豁达或者“活明白了”,只有你自己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只能是把现在的日子过下去,不然还能咋的。

3、励志文学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已经基本穷途末路了,今后的趋势是“赏惨”,我一朋友心态不好就去icu外坐着等媳妇,他老婆在那里工作,他在icu外的见闻发朋友圈能凑出来一本“icu文学”,每次看完我都有点觉得自己那点麻烦不算啥,心态能好很多。

3.1、日本曾经也发生过这种转换,战后曾经有三十年是日本的“鸡血时代”,那时候大家也相互激励,励志文学以“走出舒适区”,“去东京打拼”,“去大藏省爬天梯”为主,泡沫破灭后经济大幅放缓,很多人发现走出舒适区也得不到啥,白白承受痛苦,还不如在舒适区躺着,逃避固然可耻,可是它舒服啊。与此同时,去物语,反消费主义,断舍离等思潮开始崛起,电视和文学节目越来越丧,社会观念也从鼓励奋斗转向了“只有浪费掉的时光才是自己的”之类的颓废观念,一直持续到现在。

4、一个很惨的人如何能振奋起来?让他和更惨的人待在一起。美帝那边有那种“互助会”,一群有共同痛苦的人围成一圈,吸毒的、失去亲人的、得了重病的,分享各自的惨痛经历,据说有助于身心健康。

5、人的一生,是一个“加buff”的过程,家境好,脑子好,父母开明,生在中国而不是叙利亚,都是正向buff。我二爹跟那个二舅很类似,他脑子很好,生了个儿子考上了浙大,可他一辈子在村里种地磨豆腐,主要原因是出生在了60年代山西北部最穷的村里,负向buff加满,几乎寸步难行。不过他早就不内耗了,知道自己啥都改变不了。那个二舅也是负向buff加满的人,左突右突最后生存空间越来越窄。

5.1、我二爹表示他一生做得最对的事,就是没瞎掺和自己儿子的事,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想都是错的,既没有相关见识,也没有相关经验,既然儿子比自己强,就该让儿子自己去选择。

5.2、张朝阳说,年轻人不要太努力。可能是因为他意识到,“努力”只是其中一个buff,其他buff太好不需要太努力,其他buff不行努力也没用,不如放松点。当然了,可能他强调的是“太”,读者们看到的是“努力”。

5.3、我弟在杭州毕业后赶紧落户买房永久定居了,他管这个叫“老鼠搬家”,因为李斯说过,出生在厕所里的老鼠瘦骨嶙峋,出生在粮仓里的老鼠脑满肠肥,老鼠的错不在于它自己没努力,只是因为它的出生点位错了。我弟认为自己就是从厕所搬到谷仓的老鼠,从几百年的穷乡僻壤搬到了几百年的富裕地区,负向buff少一个算一个。

6、周·社会观察家·劼:

“高中同学不少去外省读了好大学的,都回家进了烟草、电网之类的,回家没有着落的,就在北上广深成都”。

不得不说,这个观察非常有道理,我很早就在文章里提到过类似的观点,中国推动城市化最大的助力,就是几亿退无可退的年轻人,他们是做题家,还有大量的做题能力很差的做题家,前者去格子间,后者去工地,他们有回不去的故乡和追不到的梦,所以一辈子都得跑,没法停下来。

6.1、他还说:

“我怕你会读书吗,名校研究生都别想那么容易进我单位。这个人当年仗着自己会读书,看不起我们这种靠父母的,社会会教他做人”

这话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说的没啥错,学习只是其中一个buff,父母又是另一个,而且周公子除了父母,还有大伯二伯,大家一起发力,确保他能在体制内谋个肥差,如果这种状态没人管,阶级固化什么的,就在不远的将来。

6.2、周公子最大的问题,就是反向“比惨”,让不少人意识到门阀竟然在基层复活了,三本都可以进国资。不少人看完《二舅》产生了一种内心宁静感,很快就被周公子给搞没了。忍不住思考着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二舅那么惨,仅仅是个人原因?还有没有改善空间?而且好像谁都在村里有那么一个二舅。

7、周公子这事,让人有种非常不好的感受,周公子自己显然不是什么大角色,但是他们家显然是一个大网,一个盘踞在基层的利益共同体,他们家每个人都不是大官,但确实是一个不断“自我加强”的组织,通过血缘纽带链接在一起,几十个这种家族,很可能就能垄断基层所有肥差。让人不由得觉得 ,当初用了无数人的生命,才打倒的鹅城黄家,如今正在悄悄复辟,正在基层形成一个个封闭的小圈子,周劼这种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权势门路比他大,嘴却比他严的人。封闭导致近亲繁殖,近亲繁殖导致畸形。

8、胡锡进说,“在公平建设的方面,中国仍任重道远,但大趋势大方向是积极的,就是我们的社会在朝越来越公平前进,而非朝着越来越不公平后退”,这个说法我是认同的,一方面是党在十八大之后从严治党,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老百姓的观念正在觉醒,越来越不能容忍特权和门阀。

9、越来越多的人有了反思能力,思考和解构那些我们以前觉得天经地义的事到底对不对,不是单纯赞美苦难,而是去思考苦难背后的原因。

10、这个世界短期是少数人决定的,长期是大部分人的观念决定的。教育的普及和经济的发展,让这种趋势几乎不可逆。《乌合之众》里有句话说得很对,数量,即正义。古代为啥能接受“家天下”,为啥能接受大清那样的种姓制?本质还是大部分人觉得那种状态是合理的,那种状态自然有了合法性,汉族官僚掌握军权后依旧自发维护那种体制,本质也是这种共识在作怪。如果大家不再觉得特权是合理的,特权的生存空间也就越来越小。

11、所以我对这个国家依旧充满信心,原因也是我上文说的,我们有勤劳勇敢的人民,有为的执政党,还有不断普及的教育和一直向前的经济。为啥今年破事这么多,我不觉得是这个世界变坏了,而是大家的底线越来越高,底线升一寸,这个社会上不合理的事就多一堆,如果底线足够低,那社会上可能没啥坏事了。很多问题只要放到明面上来讨论,只要不回避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半。


查看地图 ×

注:地图位置坐标仅供参考,具体情况以实际道路标识信息为准

copyright 2013-2113 nongler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侬乐融版权所有 - 黑ICP备17004191-1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5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