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侬乐融 |注册

哈尔滨

更换城市
购物车0
  • 详情介绍
  • 相关类目
  • 附近信息
侬乐融>> 生活信息>> 投资>> 投资视界>> 上亿利息去向不明,水滴筹百万年薪聘公关>> 发布信息

上亿利息去向不明,水滴筹百万年薪聘公关

地址: 查看地图 浏览次数:32 信息编号:7312

  • 大山
  • |
  • 注册时间:2017-11-20
  • |
  • 发布日期: 2022-08-25 08:02:59
认证信息: 手机认证 实名 邮箱认证

点击查看 电话:1800365...

  • 详情介绍
  • 相关类目
  • 附近信息
详情介绍

来源:开甲财经

原标题:年均百亿筹款流入公司,上亿利息去向不明,水滴筹百万年薪聘公关


一直游走在政策监管灰色地带的大病众筹行业再次爆发丑闻。

日前,有媒体报道,一位曾有过大病筹款经历的殷先生称,他发起的筹款链接中有联系方式,所以接到过很多专业推广人员打来的电话,对方表示可以帮助他进行推广。对方称,能保证每天1000元以上的筹款。但是,筹款成功后,要将一半的钱作为“服务费”分给推广人。

记者调查发现,大病众筹“职业推广人”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异常活跃,他们以水滴筹、轻松筹、放心筹等平台用户为对象,抽成低则50%,最高可达70%。

这一新闻随即引爆舆情。有网友感慨说,这哪里是“抽成”,这分明是“抽血”!

面对汹涌澎湃的负面舆情,水滴展开了紧急灭火行动。最初,水滴公司将该事件定性为“行业灰产”。水滴微博称,“水滴筹从未授权任何地方组织和个人向收款人提供推广服务。”水滴CEO沈鹏也在微博表态,称要“向灰产说不”!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灰产”没有找到,舆情却继续发酵。有媒体刊文尖锐地指出,“沈鹏(水滴CEO)终于将公益做成了生意”。

水滴和沈鹏坐不住了。

8月10日下午,水滴公司邀请大量媒体到公司参加“恳谈会”,由水滴筹和患者服务事业群负责人朱泽涛、水滴公司风控监察负责人郭南洋出面跟媒体沟通。

这次会议上,水滴讲了两个主题:一个是“透明真实、不负信任”;第二个是打击寄生在大病筹款行业的灰色产业链(水滴定义为“恶意推广人”)。

什么叫恶意推广人?水滴公司提供了几个思路:通过医院蹲守、患者转介或其他方式找到有筹款需求的患者信息,以谋利为目的、抽成比例非常高的转发、推广服务。

水滴筹还表示,平台今年初开始向筹款人收取实际筹款金额的3%作为服务费,0.6%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费,单个筹款案例最高收取不超过5000元。超过3.6%的费用都不是平台收取。

不过,这次媒体见面会似乎并未奏效。媒体并没有按照水滴筹的引导去关注所谓的“灰产”。随后,水滴筹被推上新浪微博热搜。

8月21日,沈鹏发朋友圈喊冤称,“水滴筹成立6年多的时间里一直用自有经费补贴筹款者,直到今年4月份才开始收取3%的服务费,用于分担一些运营成本带来的压力。”

舆情引导和公关受挫之后,水滴公司“紧急抱佛脚”,火速招聘政府公关负责人、“舆情负责人”。

7月28日,水滴旗下公司石家庄水滴互联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一则“业务安全负责人”的广告。招聘内容显示,应聘者须“熟悉互联网筹款业务场景”,“负责处理平台中高危风险事件,特别是涉及舆情的相关事件,及时有效处理,避免事件风险升级;协同公共事务部门与监管机构沟通,推动建立行业规范标准,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开甲财经注意到,这个职位的月薪为5万-7万,15薪。这意味着,该岗位年薪范围为75万-105万。

8月17日,石家庄水滴互联又发布了一则“战略合作总监”的招聘广告,该职位年薪更高,浮动区间为75万-120万元。根据要求,应聘人的其中一项职责是“负责医疗领域上下游关系突破,维护好卫健委、重点合作医院、慈善总会、基金会等机构的关系”。

开甲财经不太懂,医疗领域的上游是卫健委、慈善总会等政府机构、公益组织,这个水滴准备怎么去突破呢?

第三方代理疑团

无论是水滴的媒体会还是沈鹏的悲情朋友圈,不但没能打消外界的疑问,反而制造出更多的矛盾。

例如,水滴公司对外声称没有与第三方合作推广筹款。开甲财经就此询问水滴公司公关部门人员,对方表示,“不存在水滴认可第三方平台,水滴也不会与他们合作,返佣”。

但是,公开信息表明,水滴公司在很多城市都发展了第三方服务商。

开甲财经注意到,8月19日,就在“中介抽成高达70%”丑闻后,水滴旗下公司石家庄水滴互联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水滴筹城市代理商”、“水滴筹城市合作伙伴”、“水滴筹筹款合伙人”等招聘广告,招聘城市为河北廊坊、江苏扬州、河南焦作等。

招聘广告显示,水滴筹对城市代理商的要求是“盘活本地市场业务,服务本地大病患者;覆盖当地医院,搭建城市媒体,医护,异业人脉关系;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筹款支持服务,包括患者关怀、平台协议讲解、医疗服务支持、与医护核实信息等。

在扬州的城市合作伙伴“招聘广告中,水滴筹对代理商的要求更加明确:1、代理团队的搭建与管理;2、覆盖当地医院,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筹款支持服务,包括患者关怀、平台讲解、医疗服务支持、医护核实;3、有医院资源者优先;4、有地推团队者优先。

企查查显示,石家庄水滴互联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水滴筹的创始人沈鹏。难道沈鹏对自己公司在各地大量招聘“筹款代理商”的行为不知情吗?


不仅如此,在去年上市招股书以及2021年年报中,水滴公司均承认水滴筹业务存在“第三方代理”,而且,水滴公司还在风险提示中表示,其员工、众筹顾问、第三方代理的非法、欺诈或串通活动可能使其承担责任和负面宣传,对其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开甲财经注意到,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末,水滴公司的全职员工数量分别为1287、5010、4291和2936。水滴在2021年年报中解释称,2021年全职员工数量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将某些销售和营销功能外包给第三方。

不过,财报显示,2020年,水滴公司全职运营人员有2810人,2021年,全职运营人员减少至1696人,减少数量1114。这部分人员是裁员还是转移至第三方去了?其中是否包括水滴筹的员工?

筹款年流水百亿,上亿利息去向不明

其次,水滴声称过去6年未向水滴筹用户收取费用,一直用自有经费补贴筹款者的说法也经不起推敲。

水滴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水滴筹累计帮助超过236万名大病患者募集484亿元,水滴筹没有收取任何费用。但是,水滴提到,他们将募集资金在银行账户中产生的所有利息用于公益捐献和病人救助。


水滴公司没有披露涉及到的具体利息金额,我们可以大致计算一下。

在8月10日的媒体会上,水滴披露的数据显示,水滴筹从2016年7月份开始启动,到2022年3月底累计筹款额约509亿,服务近250万重症患者和家庭,爱心捐赠人数超过4.03亿。截至2020年12月31日,水滴筹累计帮助募集资金超过370亿元人民币。

由此可知,2021年,水滴筹筹款规模约114亿;2022年一季度,水滴筹筹款规模约25亿元。假设按年均100亿元的筹款规模计算,按最保守的货币基金理财方式计算,募捐资金每年可在水滴筹的账户上产生5000万-1亿元利息。

水滴公司2020年和2021年应付员工工资和福利开支分别为1.19亿元和1.85亿元。也就是说,水滴公司依靠水滴筹募捐资金的利息至少可以覆盖超过全公司一半的员工成本,何来自己补贴费用之说?水滴筹不仅没有从财务上拖累公司,反而帮助公司分担了大量成本。

至于水滴声称的“所有利息用于公益捐献和病人救助”,一是水滴没有披露详细的捐献资金利息支出明细及去向,仅靠一句话并不能证明其将全部资金用于公益;其次,即便水滴将捐献资金利息用于公益,是否有拿着4亿好心人的钱塑造沈鹏及水滴慈善形象之嫌?如果此前公益捐赠所用资金都来自于捐款资金利息,水滴公司是否有如实做出过说明?是否有征求过捐赠人的同意?

水滴公司反复强调过去6年不收费,却从来不提每年上亿元的巨额利息,仅在纽交所财报中跟美国投资人交代了一句,是否说明水滴刻意欺骗4亿善良的国内捐款人?

捐款资金直接进入水滴账户

另一方面,水滴筹过去曾反复强蹭“公益”光环,但最后在媒体穷追猛打之下,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家“商业公司”。

在其招股书中,水滴公司明确告诉美国投资者,大病众筹平台是水滴筹的主要流量来源。

水滴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保险公司的经纪收入,而其保险客户则有内部和外部两个流量渠道。内部资源主要是大病互助和大病众筹业务。水滴公司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将消费者流量的内部来源视为重要的消费者获取资源,我们认为这群消费者对保险保障意识更强,对平台上的内容和产品更感兴趣,对我们的服务更忠诚”。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来自水滴筹和水滴互助业务的用户贡献了水滴保险产生的FYP (第一年度保费) 的65.2%、55.1%和50.4%。这也意味着,水滴保险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水滴筹和水滴互助用户。2021年3月,水滴互助业务被监管叫停后,水滴筹成为水滴保险业务的唯一内部流量支柱。

水滴公司说,他帮助了数百万大病患者。但是,更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数百万患者和4亿捐款人成就了水滴。

可以说,没有募捐的病人,就没有水滴的过去,也不会有水滴的未来。

依靠水滴筹,水滴保险获得了4亿近乎免费的真实用户,按照过去几年互联网主要平台公司平均200元/人的获客费用计算,水滴筹为水滴公司节省了至少800亿获客费用。

可见,水滴公司是水滴筹筹款业务的最大获益者,不仅利用公益的名义获得了数亿用户,还可以每年无偿占有并支配用户捐赠上百亿资金产生的利息。但是,水滴公司仍然希望“一鱼三吃”。今年4月初,水滴公司开始向捐款收取3.6%的服务费(包括支付机构收取的0.6%的费用)。按照每年100亿元的捐款额计算,水滴公司每年可收取至少3亿元服务费。这部分费用将成为水滴未来的重要盈利来源。

最重要的一点是,水滴公司声称,“每一笔水滴筹的捐款都是直接进入在平安银行设立的专户,跟水滴筹的自有资金是完全隔离开的”。但是,水滴公司财报披露的信息显示,所有捐款都先从支付机构转入水滴公司的账户,一段时间之后再转入所谓的“监管账户”。

在媒体沟通会上,水滴业务负责人声称捐款资金直接进入专户。

水滴招股书及2021年年报显示,水滴筹捐款人的资金实际是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先进入水滴公司账户,停留一段时间后(具体多久只有水滴清楚),然后才转入所谓的平安银行“托管账户”。这部分资金在水滴的审计报告中被记入“应计费用和其他流动负债”项下的“与大病众筹业务相关的应付款项”,水滴在财报中的解释是“主要是我们通过第三方支付收取的、尚未转移到托管银行的资金”。

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末,被水滴截留的、尚未转移到托管银行的众筹资金余额分别为1.27亿元、0.44亿元、0.44亿元、1.22亿元。

水滴截留捐款资金做什么,没人清楚;水滴为何对外声称资金直接转入“托管账户”,可能也没有人清楚。


查看地图 ×

注:地图位置坐标仅供参考,具体情况以实际道路标识信息为准

copyright 2013-2113 nongler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侬乐融版权所有 - 黑ICP备17004191-1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5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