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侬乐融 |注册

哈尔滨

更换城市
购物车0
  • 详情介绍
  • 相关类目
  • 附近信息
侬乐融>> 生活信息>> 婚恋>> 再续前缘>> 夕阳恋真是“人间清醒”吗?>> 发布信息

夕阳恋真是“人间清醒”吗?

地址: 查看地图 浏览次数:19 信息编号:7319

  • 浩瀚
  • |
  • 注册时间:2017-11-21
  • |
  • 发布日期: 2022-08-31 05:10:13
认证信息: 手机认证 实名 邮箱认证

点击查看 电话:1800365...

  • 详情介绍
  • 相关类目
  • 附近信息
详情介绍

        来源:今晚报  伊健

       在晚年择偶这个人生命题上,老人们准备着余生的一张答卷

  夕阳恋真是“人间清醒”吗?

  “咱俩搭伙过日子前,你得给我一个保障。”“我看中眼缘,这老头个子不行,领不出去。”“咱俩走到一起,每个月再给我1000元零花钱。”

  最近,有的老年人相亲节目突然火爆“出圈”,节目里前来相亲的大爷大妈们金句频出,个个直言不讳。与年轻人相比,历经了岁月风霜的老人们少了初见时的相互试探,而是单刀直入,直达核心问题。

  面对银发单身一族的择偶需求,我们一边感叹,追求美好的爱情,从来都不分年龄;一边也在琢磨着,老人们耿直的诉求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呢?面对晚年择偶这个人生命题,他们试图找到什么样的人、又希望改变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呢?他们还有能力经营爱情吗?面对这样一份迟来的爱情,为什么宁可选择“地下工作”,也不愿去婚姻登记处“扯证”呢?

  日前,本报记者就现场观摩了一场老年人相亲联谊会。从老年人的只言片语中,我们尝试着找寻问题的答案。

  老人相亲

  爬过“两座山”跨过“一条河”

  68岁的赵大伯早早地来到联谊会的现场。很显然,出门前他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上身的白色T恤衫还有新衣的折痕,皮鞋虽然旧了,但依然锃亮。12年前,大伯的妻子因患癌症去世,自此,他又当爹又当妈,料理着家人的生活,完成了妻子未了的心愿——把女儿风风光光地嫁了出去。

  自从女儿结婚后,赵大伯感觉到孤独了,80多平方米的两室一厅显得格外冷清,“只有女儿、女婿带着小外孙回来,家里才有点儿热乎气。”他叹息道。

  在联谊会现场,一位63岁的阿姨让赵大伯动了心。他主动上前聊天,简单地自我介绍后便直入主题:从退休前的工作,聊到退休金多少,再到家庭住房、儿女状况,甚至连走到一起后谁来管钱都谈到了。20分钟后,彼此互道珍重,大伯走过来对记者说:“还是不太合适……”

  这位李阿姨退休前是一位小学教师,一直未婚。李阿姨说:“起初我不太想找,就想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两个侄子。”触动李阿姨的是过生日那天,她本想召集侄子来家里吃长寿面,但他们没有来,于是她就一个人默默地过了生日。“年轻时没有这种孤独感,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一想到孤独终老就止不住地流泪。”她希望找到的另一半家庭成员简单些,文化程度高一些。谈及刚刚聊过天的赵大伯,李阿姨只是淡淡地说:“眼缘还没到吧……”

  老年人找对象比年轻人难太多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年轻男女初谈恋爱,是两张白纸碰到一起,未来的故事需要两个人共同书写;但老年人的这张纸上已经写满了故事,两段不同内容的故事如何“融合”成一段故事,太难了。赵大伯形容说:“老年人相亲时,身体健康已经成为必要条件;除此之外,还要爬过‘两座山’、跨过‘一条河’。”

  第一座山是要得到儿女的同意,比如赵大伯的女儿就不太愿意父亲再婚,一方面她不愿这个家换个新的女主人,另一方面也不希望父母多年来辛苦积攒的家底儿被别人分走。碍于父亲总是抱怨孤独,她勉强同意了,但依然强烈建议父亲切忌盲目、冲动地去办理结婚证。

  第二座山则是彼此的经济状况,这往往也是男女双方走不到一起的焦点问题。“女方怕上当,男方怕吃亏。”若是都怀揣着这样的戒备心去相亲,双方能走到一起的概率有多少?特别是谈到未来共同生活后的花销时,往往更容易起冲突。就比如赵大伯每月退休金4000多元,这4000元都有明确地规划,固定支出就包括医保报销之外的医药费,给外孙的零花钱等。若是有了新的感情后,他对自己的小家还能贡献多少呢?

  而那一条河则是彼此理念上的“融合”。两条此前从未有过交集的线,弯弯绕绕走了大半辈子却突然相交了,这中间他们的理念能融合到一起吗?小到吃饭口味的轻与重,大到对方突发疾病时的态度,这条河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趟过去的。

  天津善人行公益助老帮扶中心婚恋情感板块负责人王银平通过梳理大量案例后总结道:年轻人总说“七年之痒”,而老年人的婚恋往往是“半年之痒”,很多老年人都跨不过半年这道槛,经过两年共同生活才可能步入稳定期,而两年之后,还有很多未知的考验等待着他们。

  只想找个伴

  却要面对生命的考验

  在和老人们聊相亲的话题时,大家的口径高度一致,他们纷纷说到当下的生活是孤独的,想给自己找个老伴儿,所谓老伴儿就是“老来做伴”。请注意!这里的老伴儿不能完全等同于丈夫或妻子,或许只是名义上的,老伴儿说到底只是个伴。但这个老伴儿究竟能陪自己走多远,特别是走过了人生中“生”“老”两个阶段之后,面对接下来的“病”时,这个伴还能陪在你身边吗?

  这个话题让64岁的袁阿姨冥思苦想了好久,“现在身体好,找个老伴儿一起去旅游,一起过生活看似和睦;可当一方病倒了,对方还能陪在你身边吗?会不会一把推给儿女后便一走了之呢?”袁阿姨不敢继续往下想。

  虽说追求美好的爱情,从来都不分年龄,但人到暮年,再浪漫的爱情也要向现实低头。而这份现实是金钱、是房产、是儿女、是疾病,甚至是死亡,是一切想的到或想不到的琐碎。

  袁阿姨第一段相亲经历让她记忆犹新:“我约会的第一位先生年纪比我大5岁,各方面倒很契合,于是就聊到了面对疾病时的态度,却让我不能认同。”在男方看来,趁着身体健康时,相互做伴,感受夕阳西下的美好;真到太阳落山后,病倒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娃”。换句话说,两个人能够同甘,但不想共苦。“到时,儿女能够心平气和地接纳我们吗?”袁阿姨自问道。

  比袁阿姨的案例更突出的是男方大多很务实,他们希望找到更年轻的女伴来照顾自己,哪怕病了也有人在身边伺候,而一旦自己走了,这个女伴的未来谁来负责?往往没有提前预设答案。“我希望能走在你之前”这句浪漫十足的情话,在这里却变得有些残酷。

  面对这种现状,让很多老年人在相亲时会“很直接”,行就直接说出来,不行就拉倒。

  男方通常希望女方能够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面对生活经费时,自己可以担负大部分,但女方也需要担负一部分。两边的财产在婚前做好约定,面对未来的诸多不定,即使分手也是各自安好。而女方则希望男方给自己一份“安全感”,这份“安全感”的直接表达是金钱,很多中老年女性在面对相亲对象时,更喜欢把自己与保姆进行类比,自己做着和保姆相似的家务,却还要往里搭钱,这让很多女性想不通。

  感情基础不牢固,极容易引发彼此猜疑,过于看重自己和对方的经济条件,这就是银发单身一族相亲时最真实的表达。

  业界红娘费明珠这些年来接触了不少中老年单身人士。在她看来,无论是先生还是女士,在面对夕阳恋时总是希望从对方身上赢取“获得感”,而这份“获得感”既有现实的部分,也有不现实的部分。“毕竟男女双方各自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俩人根本没有共同经历,在面对对方时往往带着自我主见,带着一些自私的心态。”费明珠说,“而真正能走到一起的老夫妻,先决的条件是彼此真诚,二人有相同的出发点,对一些瑕疵会多些包容之心。”

  “结婚不领证”

  背后有怎样心态

  老年人再婚的稳定率很低,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有统计数字显示,在上海,老人再婚后的离婚率高达50%,而天津则是70%。一些老年人会认为不领证“比较自由”,万一双方“没感觉了”,分手会比较简单,但是未婚同居不为法律所认可。老人们总在强调“安全感”,而法律赋予的“最硬核的安全感”却被放在了一边。

  记者在采访中也听到很多相亲的老人不愿谈及领证,或者直接表达“只是形式上的结婚不领证”,为什么会保持这样的心态?首先,老人们不愿接受夕阳恋还离婚的现实。一位阿姨说:“我找个老伴儿就已经鼓足勇气了,万一过不长再离婚,周围的亲戚朋友不得笑话我啊?”其次,老人们面对年龄,少了长远规划的勇气。“已经这岁数了,就是找个伴,还能活几年啊?算了吧。”这就是老年人的心声。再次,领证结婚后,就要面对分割财产的难题,一旦一方去世,双方子女及一方老人因财产分割而产生纠纷的情况屡见不鲜。很多老人在和儿女谈及这个话题时,都已是向儿女打了保票,未来无论如何都不会引发财产争议,而“不领证”恰恰是避免争议的“一刀切”方法。

  一些再度结合的老人也采取了其他方法“曲线救国”。比如双方老人可以对自己的婚前个人财产进行财产公证,同时还可以对财产和身后事立下遗嘱,尽量将未来可能发生的矛盾化解在萌芽之中。

  那么对于老年人相亲,究竟该保持怎样的态度,身在其中的红娘有哪些中肯的建议呢?

  王银平谈到了“认真”二字,双方要认真对待这份迟来的感情,要认真善待彼此,不能因为是夕阳恋而把它当成儿戏。在相亲前,多考量对方的信息,做到知根知底再往深处交往。同时,这段感情需要担当,两人为了相同的目标走到一起,就该互相照顾、互相体谅、互相包容、互相信任。如果总是各自揣着“小心思”防备对方,这份感情必定不会长久。再有,需要社会舆论的积极引导,子女的工作生活压力都很大,不可能时刻陪伴在老人的身边。给老人找个做伴的人并非坏事,同时外界也应该宽容看待,多给老人讲述一些爱与奉献。




查看地图 ×

注:地图位置坐标仅供参考,具体情况以实际道路标识信息为准

copyright 2013-2113 nongler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侬乐融版权所有 - 黑ICP备17004191-1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5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