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侬乐融 |注册

哈尔滨

更换城市
购物车0

热门资讯

依附与恐惧:台湾社会的普遍心态和行为模式

查看:65作者:   2022-08-20 06:07

来源:风闻  文/ 往来经济

台湾是个奇特的存在:它是割据、分裂、偏安的地方政权;是中国传统文化糟粕的聚集地;是曾经的殖民地和现在的半殖民地,是中国文化与日本文化以及西方文化交汇之处,但学到的多是各种文化的糟粕;外有大陆的政治军事压力,内有台独的撕裂,经济上严重依赖大陆,但安全上幻想美国的保护;曾经被日本殖民,但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一样,恨不得认日本为干爹(抑或干妈,美国才是台湾人眼中真正的干爸爸,总之,作为低级半殖民地的台湾与作为高级半殖民地的日本以及作为准宗主国的美国之间的拟人关系很混乱);凡此种种,形塑了台湾社会的心态和台湾人的行为模式。下面对此分析一二。

 

麻木不仁,但内心常有小波澜

得过且过,但随时准备小投机

 

最近,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湾岛12海里内军演。一些台湾岛内的人写文章说,台湾社会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很多人据此认为台湾人麻木不仁。台湾人真的麻木不仁吗?我看未必,绝大部分台湾人内心还是产生了一点小波澜,但没有大的波澜,可能也是确实的。

台湾从1895年被日本侵占,内心有大波澜的人大部分被杀;1945年中国收复台湾,很快国民党反动政府就撤退到台湾,随后是38年的戒严,一些向往社会主义祖国的人内心也曾经产生过大波澜,但被国民党或杀或收监;1988年后,岛内政治变动,一些想搞台独的人内心也产生过“大波澜”,但经过几次台海危机,认识到岛内无论如何闹腾,终究只是茶壶里的风暴,翻不起大浪,那点“大波澜”也就无可奈何地只能慢慢地趋于平复了;最近中美斗争加剧,搞台独的人想着又能浪了,但经过这次的解放军军演,那点浪劲也会慢慢消退。

没有大波澜,还是有点小波澜的:绝大部分台湾人都在内心打着个人的小算盘,计算着个人利益的得失;既然打的是小算盘,那就只有小波澜了;这点对那些台面上搞台独的人也是适用的,它们真的想通过艰苦卓绝的行动实现自己的目标吗?它们只是想利用美国的力量加上一点小动作就实现目标,所谓的渐进台独和维持现状就是此意。

因此,台湾社会是半麻木不仁状态:一方面,各一个个人随时保持着对环境变化的警觉,这种警觉主要用来盘算个人利益的变化;既然是个人利益的盘算,就不需要向社会大众讲了,因此台湾社会对解放军的军演,外表上显得很平静;另一方面,台湾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对社会发展的大方向是一种麻木状态,整个社会甚至不愿面对这个问题。台湾人一方面盘算自己的个人得失,争权夺利,另一方面无视或者不敢面对大环境的变化,就像一群快要溺水的人还在争夺水面上飘着的珠宝一样。

半麻木不仁但还有点小波澜的社会心态,决定了台湾社会总体上是得过且过的,但是,台湾的统治阶级还没有完全放弃行动,只是这些行动都是投机的,是偷偷摸摸的,是依赖于外人的,不是独立自主的,不是建立在自己的努力和力量基础上;并且它们是随时准备投机的,因为小波澜起起伏伏得快且多变,不像大波澜,起伏之间会有较长的时间;它的这种随时准备投机的特点,很像苍蝇,在你身边嗡嗡叫,很讨厌,但真要一拍子打死,也不很困难。

 

短视与投机

浅薄与无廉耻

无根与轻浮、猥琐

 

台湾社会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军事、文化方面,都是无法独立自主的,社会的制度和发展的方向都决定于外部的力量,岛内只能在很小的范围内争斗。

台湾对外界是依附与恐惧并存的:台湾既依附于西方阵营,也依附于大陆,但对西方阵营的依附是主动的,主动做西方阵营对大陆的看门狗,是主动卖身,对大陆的依附是被动的、不得已的,是为了拿到利益对抗大陆;但能否长期、稳定地依附,不取决于依附者自身,而是决定于被依附的对象,因此台湾就一直有失去依附的恐惧,恐惧于想依附而不得,恐惧于想做奴才而不能。

因为无法自主,依赖与恐惧同存,一切只能服从于别人的看法和做法,自己无法进行长期的计划,又因为无文化根基,也就没有长期计划并付诸行动的自觉,因此也就不需要长远的眼光,所以就会短视。

短视就必然投机,就没有稳定的立场,一切都取决于短期的利益计算,在台湾人那里,道德、正义是无意义的,信用是无意义的,只有失去依附的恐惧才能真正影响它们的行为。

台湾是中国文化的边缘地带,本来的文化根基就不深厚,但台湾文化的根基毕竟是中国文化,可是台独势力出于私利急于脱离中国文化,想融入日本文化和西方文化,可人家只是把它当作工具,并没有把它当作一个真正的独立的文化主体。

短视和无文化根基决定了台湾社会就只会做短期的利益计算,没有道德文化的自觉,也不受道德文化的约束;没有文化根基的短视,浅薄是必然的,毫无廉耻也是必然的:看到美国力量强大,就抱着美国大腿叫爸爸,没有一点文化上的自尊,反而为抱上美国的大腿甚至舔到美国的脚后跟而自豪。

有人会说,台湾有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这可能源于对文化的错误理解,或许撤退到台湾的那一代人身上还有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糟粕很多),但文化要体现到行为上,没有体现在行为上的文化只是死的文物,不是活的文化:台湾社会的环境已经不利于符合中国文化的行为,中国文化在岛内是趋于萎缩的,要想在岛内重建中国文化,必须依靠统一。

由于台湾的去中国化,造成了台湾人的无根化,无根的结果,就是轻浮和猥琐:无论是岛内的政客,还是商人、知识阶层以及普通民众,其言谈举止给人的感觉都是轻浮和猥琐:没有厚重,没有刚健质朴,没有光明正大,只会偷偷摸摸、钻营取巧、拨弄口舌,不知廉耻,甚至以羞耻为荣。

 

谎言社会,全凭一张嘴

贱人就是矫情

虚与委蛇

 

台湾面对大陆的政治和军事压力,为了屏蔽这些压力对岛内的影响,台湾的统治阶级说谎是必然的;另一方面,台湾又从属依附于西方意识形态,目前西方意识形态在世界上属于强势一方,因而岛内造假说谎被拆穿的可能性较低。

这使得台湾的统治阶级满嘴谎言,也必然带坏普通的民众,因此整个台湾社会成为一个谎言的社会:政客说谎,媒体说谎,民众被洗脑后也说谎,不说谎的人被打击排斥,整个社会进入比拼说谎的恶性循环。谎言社会内,没有行动,只有说谎,甚至把说谎当成行动,社会运行也全靠嘴尖牙利。

台湾没有自己的文化根基,对大陆既依赖又恐惧,可又想获得一点心理优势,可能的办法就是从自以为所在的西方阵营找一些无足轻重的事情来跟你比较,刺激你,在不重要的事情上获得一点心理的满足感;由此也导致台湾人普遍矫情的一面,就是容易装模做样、故弄玄虚、道貌岸然,所谓的“贱人就是矫情”用在台湾人身上再合适不过,典型的就是龙应台。

台湾社会的依附与恐惧,决定了无法自己解决真正的问题,只能回避问题,因此虚与委蛇就是必然的,没有自己的立场,总是随风倒,对问题含含糊糊,装腔作势,以为能糊弄过去。

 

见小利忘大义

贪利而惜命

畏威而不怀德

 

    由于台湾没有自己的文化根基,台湾人普遍只知利,不知义;台湾社会的依附和恐惧并存的特点,使得台湾人甚至只知小利,不知大利,只敢追求小利,不敢追求大利;因此台湾人普遍的特点就是为了一点小利而蝇营狗苟,全不知要为大义和大利而斗争,并以自己的蝇营狗苟为荣。

台湾人虽然会不择手段追求一点小利,但由于没有文化根基,其行为没有道德和正义的支撑,到真正需要付出大的代价,甚至付出生命的时候,就会退缩。

由于台湾社会的浅薄、短视和无文化根基,德在台湾是无意义的,它们看到的只是利,你给它带来利益,它看到的不是你的德,只是眼前的利益,因此不会感怀你的德;为了一点狗粮,台湾人甚至会咬伤递来食物的手;但如果你能够夺取或损害它的利益,它就会畏惧你,由于无文化根基,它的畏惧还会引发不顾及廉耻的行为。

 

胆怯又嚣张

茶杯里的狂热

 

由于台湾社会对外部世界的依附和恐惧并存的特点,台湾社会在本质上是胆怯的,因为自己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别人的不经意的行为都会使台湾社会遍体鳞伤,因此台湾社会中弥漫着恐惧的氛围,胆怯是台湾人的行为底色。

但台湾人面对大陆时又很嚣张,这一方面是为了掩盖内心的空虚和胆怯,另一方面,是因为台湾自认为从属于西方阵营,虽然台湾人都知道自己只是棋子,但不妨碍它们扯虎皮拉大旗,狐假虎威,因此就表现得很嚣张。

胆怯又嚣张的表现,就是一种心虚的狂热,一种口头的狂热,有时也会表现在行动上,但会自我控制,不会变成真正的狂热,因为真正的狂热,台湾自己也知道承担不起代价;因此,台湾社会的狂热就是茶壶里狂热,而不是大海的狂风巨浪,但台湾人很陶醉于这种茶壶里的狂热,因为这能够给它们壮胆,相互之间壮威,面子上很好看。

 

 

奴性与源于依附的优越感

人格低下且不以为耻

 

    台湾社会依附于西方阵营,但又不为西方阵营完全接纳,自知是西方阵营的棋子和耗材,是用完即丢的擦脚布,这种既依附又恐惧的感觉使整个台湾社会充满奴性,见到西方阵营的人物就低头哈腰、卑躬屈膝;整个台湾社会叫美国爸爸,认日本干爹,同时面对美国和日本时,就只敢叫爸爸,不敢认干爹,但不忘用胆怯的眼神向干爹示意,争取谅解。

财主家的狗也是势利的。面对大陆时,台湾人就像财主家的狗一样,表现出一种源于依附的廉价的优越感,但狗终究是怕人的,尤其是人手里提着一根棒子的时候,狗就只会一边汪汪地叫着,一边向后退缩。

台湾的依附和恐惧并存,以及无文化根基,使得台湾社会普遍人格低下,不知礼义廉耻。台湾岛已经成为一个诈骗岛,诈骗全世界,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岛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为能够诈骗是自己的本事;诈骗犯引渡回岛内,从不见适当惩处,反而成为一些人的英雄和榜样。最近,由于全世界的防范,台湾的诈骗犯只能拿台湾人开刀,可被骗到柬埔寨的台湾人原本以为自己是去做诈骗大陆人的工作,还感觉很光荣呢,真是不知羞耻!

 

 

精神分裂

胡搅蛮缠和狡辩

 

台湾在经济上是依附于大陆的,又面对大陆的政治和军事压力,因此台湾人面对大陆内心是恐惧的;但台湾又自认为从属于西方阵营,在面对大陆时,表现出一种心虚的优越感,为什么只能是心虚的优越感呢,因为它们也知道西方阵营从来没有把台湾当成自己人;恐惧和心虚的优越感,使得台湾人在面对大陆时好像精神分裂一样,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时而低眉顺眼,时而狂叫乱吠,或者人前低眉顺眼,背后狂叫乱吠。

这种精神分裂,表现在台湾人与大陆人交流时,常常胡搅蛮缠和狡辩:你跟它讲民族大义,它跟你讲经济;你跟它讲经济,它跟你讲政治;你跟它讲政治,它跟你讲感觉,讲到感觉就没法论输赢了;然后你说无论如何要统一,和平不行就武力,它就会装小可怜,跟你讲悲情;对付这种胡搅蛮缠,只能快刀斩乱麻,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 。

 

浅薄与小清新、无方向与小确幸

情绪化、黏黏糊糊、唧唧歪歪、絮絮叨叨:把不同层面的东西搅合在一起

 

什么是小清新?简单说,小清新就是各种装,俗话装逼,比如说,装崇高,装纯洁,装文艺范,装特立独行,装个色,装博学;为什么要表演小清新呢?根本原因就是浅薄,既不厚重,也不是真正的清新,只能装清新,表演小清新范。台湾人不论老幼,都喜欢装逼,尤其是喜欢装小清新,根源就在于台湾社会的浅薄,浅薄的人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浅薄,想遮掩一下,就只能装,通过各种秀,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可惜的是,台湾人装小清新使得人们更看清了它们的红屁股。

台湾年轻人的另一个特点是小确幸;为什么会有小确幸,根源在于没有方向;为什么没有方向,根源在于台独这条路走不通,台湾人内心也知道台独走不通,但由于台独势力在岛内的洗脑,台湾的青年人不知道该走什么路;一个社会的政治方向会影响甚至在特定条件下决定社会的经济、文化等方面,政治没有方向,经济、文化等方面就没有出路,社会总体就没有方向,就只能看眼前的一点事,实质上就是短视,由于短视,也就无法激发出强大的内在动力,就只能小确幸了。

台湾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们的文章和言论,给人的印象就是情绪化,常常黏黏糊糊、唧唧歪歪、絮絮叨叨、东拉西扯,没有重点,没有立场,没有逻辑,没有条理,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用情绪搅合在一起;读完或听完这些东西后,完全不知所谓,只能使脑袋更乱。

台湾人为什么会有这种风格呢?主要原因是,台湾社会不能自主决定自己的命运,只能面对依赖和恐惧共存的现实,在这样的现实中,影响台湾的主要因素都不是台湾能够决定的,台湾人能够表达的只能是这些因素带给台湾人的情绪变化;既然只能讲情绪,而情绪又是善变和不稳定的,因此台湾人的文风像上面所述也就不奇怪了。


会员打赏列表

文章回复

copyright 2013-2113 nongler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侬乐融版权所有 - 黑ICP备17004191-1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5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