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侬乐融 |注册

哈尔滨

更换城市
购物车0

热门资讯

联想,司马南,与满门忠烈

查看:57作者:   2022-08-28 09:00

先从满门忠烈说起,有一定历史认知的都知道,这四个字是属于宋代杨家的,杨业(杨继业)被辽军俘虏后宁死不降,最终绝食三日而死。杨业的第七子杨延昭(杨七郎),在父亲杨业以及六位长兄身死后,接过了父亲的兵权,多次大胜辽军,并驻守边疆12年,直至1014年病逝。其子杨文广继承父业,多次抗击西夏进犯,屡立战功,继续镇守边疆,直到1074年去世,杨家三代都在为北宋守卫边疆,前后共计一百多年,所以杨家将才能称为满门忠烈。



由于网友的功德与努力,现在百度满门忠烈,已经和联想的创始人柳传志有了瓜葛。这位被投资界奉若神明的柳教父,有限的信息显示:爷爷辈的三人有经营育婴堂的,施粥搞慈善的,有做鸦片和丝绸生意的,似乎和清朝发生震惊全国的“丹阳教案”有关联:光绪十七年(1891)四月二十五日,江苏丹阳县人民发现教会墓地埋葬儿童尸首七十余具,柳大善人开办的育婴堂内亦无一活婴,遂产生公愤,群起将教堂焚毁。(详见知乎文章:与柳传志、金庸先生的祖父有关的“丹阳教案”和“育婴堂”,作者:文艺圈里说财经)事实真相无从知晓,但若干对柳传志的采访和报道中,柳是从来没有言及此事的。也就说明了只是生意而已,不是对国家或者朝廷有过特殊贡献的。

柳教父的父亲是了不得的,柳谷书,中国第二号律师证的持有者,从事知识产权事业近40年,是我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创始人、先驱者和积极参与者,创办中国专利代理(香港)有限公司、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商标事务所和柳沈律师事务所,在我国知识产权领域举足轻重,深受敬重。

柳传志在致父亲的悼词里说:“您处理了迪斯尼的案子,处理了维他奶的案子。一个又一个案子的成功,让外国人对香港中国专利代理公司的品牌开始有了信心,对中国专利法的实施开始有了信心,对中国改革开放的真诚有了信心”。 维他奶的第一大股东是三菱日联金融集团,持有公司股份达14.05%,柳律师维护的是香港公司权益,内地败诉。广州的迪斯尼案,也是如此,以内地的企业败诉而告终。律师拿钱天经地义,但与国家和民族利益无关,法院判案代表的是法官的水平,为律师贴金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对于联想的发展壮大,柳传志是功不可没的。但自从那句著名的广告词消失后,一切都变了味道: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联想当初创业是35人集体,创业资金是130万,商业面积合计500平方米,和以讹传讹的20万20平方米完全不搭边,(见下图,来自敦科平的文章《揭开联想秘史――联想如何从国有企业演变成民营集团》,是标准的国企,根本不是什么民营企业。柳传志操盘,看中的倪光南的计算机技术和汉卡,也正是因为倪光南的技术和汉卡,才让联想产品迅速打开销路和占领市场的。倪光南是技术派,和柳传志的发展理念不同,告了几年柳传志的状,最后的结局却是倪光南被踢出了联想,还没有任何的股份。

以当前联想控股的股东来看,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持有6.84亿股,占比29.04%,依然一股独大,二股东北京公司,占股20.37%,柳传志持股7360万股,是不能定义成为民营企业的。中国科学院的网站上找到了2009年的一篇新闻稿,标题是《中国泛海接手联想控股29%股权》,中科院将持有联想控股的29%股权转让给泛海控股,交易价格为27.55亿元,“北京联恒永信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从泛海控股手里受让了8.9%的股权,这些看起来都问题不大,和国有资产流失是挂不上钩的。

按照1994年1月25日公开发行的香港联想上市招股书的记载(P.133-134)1992年10月15日北京联想投入9890万港币(约1270万美元),吕谭平等四位外商投入10万港币进行增资扩股。招股书和年度财务报告正式公告时,公开披露:香港联想总共发行的6.75亿股中,北京联想得到2.618亿股,四位外商得到2.08亿股。

这里才是问题的重点,才能涉及到国有资产的流失,四位外商要么出钱,要么少拿股份,要知道中科院拿1270万美元,才得到2.618亿股,而四个人区区10万港元,就得2.08亿股,要说没有猫腻,是没人相信的,更为离奇的是有一份文档证实,北京联想(南明公司)和导远公司(四位外商)在1992年10月15日签过借款合同,四位港商共借用了43101250港币、折合5525801.2美元(按7.8汇率计算),白送股份不说,还要借给他们四人552万多美元?(来自敦科平的文章《揭开联想秘史――联想如何从国有企业演变成民营集团》)



联想控股承认在2016年11月3GPP举办的一次5G讨论会上,投了华为的反对票。在那场名为“3GPP RAN1 87次会议”的5G短码方案讨论中,华为公司的Polar Code(极化码)方案最终胜出(战胜高通的LDPC码),成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最终方案。联想控股里外不是人的败笔之作,也没谁了。包括之前在2014年,联想和美劳军联合组织达成合作,并捐赠了大批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台式机。因为联想认为“不仅仅是一家中国公司,更是一家全球企业”。所以才有了司马南的怒对和正义发声:联想停止向俄罗斯发货,滴滴停止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运营。这还是中科院是大股东的公司么?

司马南是否被平台噤声不重要,重要是评论里绝对数量的力挺,就是民心所向的风向标。而司马南更是声称联想控股买通了超过200家媒体对司马南进行全方位的针对,包括拿买美国的房子说事。如果你是大的公众公司,每个人都可以对你的行为进行评论和表述观点。没有人要搞垮公司和左右你的经营行为,但真的有必要为一个人的举报就动用资本资源,封杀一个人的声音么?这就是联想控股的格局么?眼睛里除了钱还是钱吧,如果当初用一部分力量进行芯片的研制开发,并能在世界市场占有一席之地,还会有人举报么?还会有满门忠烈的段子么?


联想控股的起点是相当高的,在1992年就可以借给个人500万美元,在当时是不多见的,包括中行,都可以贷款3000万美元的。只是当初的赚钱理念战胜了技术理念,以至于多年以后,也不见自己的技术产品,而是沦为一个组装联合体。类似的企业很多,利益至上是企业追求的目标。而与之形成的紧密关系网和人脉资源是牢不可破的。所以,关联紧密的滴滴匆匆美国上市了又如何,被罚了80多亿并不多,一个能融资超过20轮的企业,打败了谁呢?后面的梯队一大帮。曾经买过联想的笔记本,好在多年了,还能用。如果更换的话,肯定是别的牌子了。

当初,倪光南也是不断告状的,想让柳传志坐牢,告了四年之久,情况都为当时的总理朱镕基所知。然而结果如何,以自己的出走和无任何股份而告终。可见当时联想的影响力,包括后来的泰山会,而拥有教父之名的柳传志在资本界也是响当当的角色。所以,司马南的实名举报也是很难有结果的,当初的事件已经定了性,包括倪光南,也是公开向柳传志道过歉的。不得不说,倪光南的胆略和见识,不是一般人所具有的,从当时到现在,一直强调的是技术,是芯片,还在为此努力奔走的,不是有多少钱的资本家所能相比的。


在面对芯片可以卡中国脖子的现状,有钱有用么?联想控股再多的组装利润又能对国家有多大的帮助呢?所以力挺司马南的,都是潜意识里对联想发展道路和追求经济利益的深深否定,毕竟是中科院作为背景和提供若干资源的,而后来崛起的华为,才是真正的货真价实的民营高科技企业。当联想的公关宣传居然对准了为民请命的司马南个人,也再一次反应了其格局一直如此,只能让具有正义感的国民在内心里的鄙视加深了一步,现在真的不缺钱,缺的是家国情怀。

本文版权属于侬乐融网,欢迎个人转发(文/见证财富)

 


会员打赏列表

文章回复

copyright 2013-2113 nongler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侬乐融版权所有 - 黑ICP备17004191-1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589号